草莓视频带你另眼看世界

2021年5月1日 - 未分类

眼下遐草香是对付沙虫的关键,质量有问题,那是真的要死人的。

李柃问道:“那苦主的香丸是从何处得来,难道奇珍楼也卖假货?”

尚玉仙道:“麻烦就在此处,那处奇珍楼的分店地处偏僻,还真的有掌柜伙同管事从外面收购假冒香丸,私下赚取钱财。

一些行商,小贩之流也能够从中拿到货,分发销售下去。

奇珍楼已经对贩假者从重处罚,并且公开悬赏追杀供货的上家了,然而散修们没有见到真凶,并不认同这个结果。

眼下还是要及时把造假者揪出来,才能平息坊间舆论,否则不但这一香丸的名声要毁掉,连李道友你也得受到牵连。”

李柃道:“还真的是无妄之灾呀。”

不过这大概也是出名的坏处了,有时候是成也名声,败也名声。

虽然实在无可挽回了,仍然还可以换个马甲糊弄过去,但若不是情非得已,李柃也不愿意这么干。

于是问道:“这次你们怎么说?”

尚玉仙道:“出了这样的事情,金钱会责无旁贷,定会出力为主顾解决的,事后也会帮忙对奇珍楼发起索赔。”

李柃道:“如此甚好,我自己也会尽量想办法。”

火车站台前爱摄影的清纯美女

等到尚玉仙离开之后,李柃回到清宁居中,告知慕青丝这件事情。

“竟然还有这种事?”慕青丝有些讶异,不免担忧道,“眼下我们在北海这边也没有什么势力,看来只能依靠商会和金钱会之人了。

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好,一次两次这般,犹且还可分说,次次都依靠别人,就难自立起来。”

李柃道:“老祖早安排到了,周成师兄,易翊师姐他们几个在附近的竹步国发展,将来或有部属,同僚等等知根知底的散修供奉之流可用,江湖中的消息也灵通,当真需要用上人打探消息和办事时,自然会有自己的渠道。

不过我并不打算依靠那些,我等修士,还是要多多依赖神通本领。”

慕青丝好奇道:“夫君指的是?”

李柃道:“我最近整理一番所学,发现天香之说可以概括信灵香之妙用,香之为用从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达蠲洁,这一特性与香祷之法,请神之术,以及江湖中的卜算推演都有所关联。

莫前辈以前也曾经给我讲述过相关的原理,正好趁此机会,尝试一门新的香道功用。”

他并没有再详细解释下去,而是来到堂屋,命人摆设香案,点燃信灵香,拒邪香和幽梦香各一支。

随着烟气袅袅而升,清幽淡雅的缥缈香气出现,无形的香魄弥漫四周,营造出特异的法域空间。

信灵香拥有着通幽的特性,原本在玄辛国境内以香祷之法点燃,将会沟通地脉以及盘踞此间的神灵。

但是李柃经历天劫之后,已然拥有上体天心之能,神魂力量能够通达天地大道,直接指向冥冥之中的自然之灵。

和玄洲大陆内所不同的是,盘踞在此间的,是名为均天的存在,而在钧天之上,更有凌驾于所有天道之上的大道!

此间的地脉也异常活跃,浩瀚的汪洋大海之中蕴藏着无数的灵峰福地,奇诡秘境,各自都有灵性,有可能与人沟通。

它们当中的一些存在,无论位格还是所拥有的灵蕴总量都不逊于大粼河,只是无法像大粼河那样孕育出作为时代主角的人族文明。

然而这只是人道体系的地位,只论玄学和神通的领域,反而是这些地脉更具优势。

一些推演天机之法,所谓的天机其实就是这些天地之灵所察见的事物,尤其是过往历史之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容易被天地鬼神等等拥有着漫长过往的存在记录,从而保留下来。

后世之人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便可与这些天地之灵沟通,从而获取相应的信息,与自身关联越大,时代越为接近,就越清晰。

推演未来,才是真正麻烦之事。

除非是专修此道的修士,否则很难有人通过混沌的信息推演未来。

甚至就算专修此道,得出的结论也往往是模糊不清,而且非常容易被他人干涉和改变的。

所谓的宿命,只是天道体系之下,借由天地之力强行操控生灵所构建。

它就像是一种操控机关傀儡的术法,把持各方生灵的情绪,知觉和行为,又或者从宏观层面操持气运,以煌煌大势为根基作出预言。

这更像是一种计算之法,所以数算推演较为有利,而且往往是与天道融合越深之人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李柃此刻要做的是前者,无关未来,因此即便只有元婴巅峰的神魂位格,也可以尝试一二。

这种法门当然不是万能,它的前提是对方的修为实力不能太高,也无法干涉到天地大道的运行。

如若是他这般拥有高端位格之人,只是神魂之中散发出去的气息都足以蒙蔽天地大道的感知,对占卜推演形成极大的扰动。

这种感知力是非常模糊的,老天有眼,却辽远高阔,从来不会单独注意某一事物,自然也就变得极不灵光。

不过李柃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做这等蝇营狗苟之事的人不是什么强者大能,就算料敌从宽,顶天了也就是筑基境界而已。

这样一来,运用此法就是单方面的碾压,不必担心对方有什么感觉,也来跟他玩一个心血来潮或者掐指一算,反过来算计。

“你暂且在这里帮我护法,不要叫人给打搅了。”

吩咐完妻子,他就在堂中的香案前找了个蒲团盘坐,神意仿佛随着信灵香的浮动升上虚空,跟随着一起洞见幽玄。

慕青丝站在旁边看着李柃的举动,只感觉神秘莫测。

但因为李柃事前有所交代,她也就没有出声,而是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同时传音让外面守候的奴婢远离此间,不得打搅。

不多时,李柃身上的气机沉寂下去,整个人似睡非睡,陷入了难以言述的空明。

朦胧之中,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幽梦界中的空间,神魂做起了梦。

这是结合梦道所生的梦境回天之术。

他的心神朦胧,仿佛被牵引到了一片茫茫的海域。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李柃自修炼以来,所做梦境部都是清明梦,还从来没有如此这般朦胧而又懵懂的时候。

这是因为他联通了整个天地大道的灵性,当连接到分店所在的洺海域时,自身的清明就被彻底压制了。

没有生灵能够在天地大道面前保持清醒,即便是炼真合道的大能,也将丧失自身的绝大部分清醒,陷入无尽的沉睡。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只有如此,人的意志才能和天地大道融合,而不是被其吞噬。

佛家对此有所阐述,是为阿赖耶识。

这已经超过了第七识意根的层次,抛舍末那我执,只留业种。

这般的状态下,李柃的心神已然彻底放空,只剩下懵懵懂懂的真灵遨游于这一方天地大道的灵性世界,窥探对方的记忆。

他见到了此间的船来船往,日起日落,又见寒来暑往,沧海桑田,千百万年,悠悠而过。

此景蕴含着无限的孤寂,如若以人之意识沉浸其中,天量的资讯立刻就能把人的记忆完冲刷干净,变成毫无知觉的白痴。

天若有情,天亦老……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李柃的意识终于回归,真灵又再一次重新主宰元神,自身神魂也如同归窍般得以恢复清明。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李柃回忆着梦境之中所见的场景,眉头微皱:“竟然毫无所觉,难道失败了?”

但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一猜测。

“这应该还是成功的,我已经看见了那一带海域的历史场景,只是未曾察觉到与自身相关的因果,无法准确锁定目标。

想要照见那些人,除了心血来潮的感应,恐怕还得有相关的凭依作为依仗,这就和梦境的魇镇凭依是一样的道理。

我还没有熟练到只凭直觉就能一步到位的程度。”

李柃起身,对慕青丝道:“我出去一趟,去去就回。”

他这一趟是去找尚玉仙,很快就在几百里外的北霄岛上与其见面。

“你想要造假者所制造的东西?”尚玉仙听到,有些惊讶,旋即却又释然。

李柃作为被假冒伪劣所害的正主,想要看看那些东西,实在正常不过。

于是道:“还真的有几份正在被送来,大概明日应该就到了。”

李柃道:“那好,到时候烦请通知我一声。”

尚玉仙道:“你放心,一定会第一时间交给你的。”

第二天,尚玉仙果然就把李柃想要的东西带来。

李柃看了看,将其拆开,仔细闻嗅起来,很快便得知了对方的造假手法。

就连他都感到有些惊讶:“这本领可不简单呀,灵蕴分布如此均匀,已经颇有火候了,难怪那些散修们一时之间也无法察觉其异样,因为他们的探查手段一般都是以神识感知,只有真正使用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尚玉仙道:“这种手法很高明吗?”

李柃道:“确实高明,他已经把握到当中的灵蕴特质,就是不知道是否能够察见香魄的存在。”

尚玉仙道:“这本领越高明,危害就越大呀。”

李柃不置可否,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尚玉仙回去之后,李柃手中握着这个丸子,沉吟了许久。

终于,他再次回到清宁居中,再次于香案面前焚香祈祷,沟通天地之灵,然后重复神魂入梦的过程。

这一次的梦境有了凭依,果然立刻产生了新的变化。

李柃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自己的视角被固定在了一个世俗王国的王公宅邸上方,如同神灵俯瞰人间。

三名炼气修士模样的人在前庭交谈。

“辛道友这一手还真是叫人叹为观止呀!”

“一枚香丸起码也得做成二三十枚,这一进一出就是二三十倍的暴利……”

“……只有外面一层才是真的……就算以神识探查,质地均匀,气味浓郁,和正品几乎别无二致……”

“……多亏了你们都懂得百变法门,能够改头换面不断兜售……”

“……今日又是一笔好买卖……大家痛饮一场,一醉方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柃幽幽转醒,此前所照见的相关记忆如同泉涌,飞快浮现出来。

这些东西正在转化成为他的记忆,真正融入脑海之中。

众所周知,梦境之中夹杂着大量杂乱无章的讯息,当中的绝大部分都会在苏醒之后的短时间内快速遗忘,这个时候若是没有记住,梦境便真的彻底忘光了。

李柃没能在自然之灵的压制下做清明梦,因此也无法记住所有细节。

但通过有意识的及时整理,却是把关键人物的名字和所在之地牢牢记住了。

原来,那名富态中年就是制作此丸之人,他的名字叫做辛大元。

他的两名同伙之中,一名叫做王集,乃是来自深海北洋的草莽散修,一名叫做佟礼,乃是本土世俗国度的王公贵族。

他们都懂得百变法门,平素不断变化,改换气机,只有藏身那座海岛之时才显露真身。

“躲得还真深!而且那处地方似乎还是一个海中岛国的疆土,叫做阿叱厘国……”

炼气境界中,很少人能够识破这种程度的伪装,就算识破,也会受到世俗力量的干扰,很难与其抗衡。

不过饶他们再如何的小心谨慎,也难防天地大道。

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乃至于万物有灵,连身边的花草树木都有可能知晓。

这却又是高阶境界,大修士才能涉及的领域了,等闲修士是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防范这些手段的,除非他们也和李柃一样生而魂异,拥有着超然的位格。

李柃冷笑一声,睁开眼睛,对慕青丝道:“青丝,我已经知道是谁在捣鬼了,我出去一趟,收拾他们去。”

慕青丝道:“我也一起去。”

李柃想了想,道:“也好。”

老祖安排他们为道侣,就是要两人一起对敌的。

莫说对付三个炼气境修士,就是联手对付一个,那也天经地义。

› tags: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