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十八岁

2021年5月18日 - 未分类

() “我们能离开么?”黑仔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声音极轻好似询问又好像自语;他跟在流墨墨后面这样急速飞行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可是那种压抑的感觉始终笼罩心头。

之前流墨墨招呼他之后两人就直接飞到密林上空,不再行走于林;原本之前在地上行走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没想到飞到空中以后那股不安的诡异竟然直接像阴影一般笼罩住他们,极度不舒服的被监视感,即使他们重新落回地上也没有消减,反而愈加浓烈起来。

那种奇怪的感觉让流墨墨惊惧的发现,自己从来无所畏惧的血妖姬之力居然本能的溢出,就好像受惊的小兽一样传达给她不可正面抵抗的信息;这是她苏醒有史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直觉告诉她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她身旁的黑仔则更加的不堪,那股压迫感直接刺激的他身体陷入不可控中,而黑仔能做的只有用惊恐的瞪大眼睛瞳仁缩小到极致的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看不见的怪物在操纵一样在人形和虫体之间发疯的转换。

流墨墨一把提起黑仔,朝他的身体注入一丝血妖姬之力,然后带着满脸复杂惊异恢复身体控制力的黑仔开始急速狂飞;

而这是黑仔第一次感受到流墨墨的真正力量,一直以来他只是单纯的认为流墨墨和颜洛儿其实是一个人,只不过流墨墨这个分身拥有独自的思想;所以尽管他觉得流墨墨实力有点低,但是作为妖王的分身也无没关系,反正他认主的主人是颜洛儿;向流墨墨效忠和向颜洛儿效忠都是一样的;但是就在流墨墨注入他体内那丝血红能量的时候他突然震惊了,这不是修真者的灵力,更不是他熟悉的妖力;原本他还以为自己以前看到过的在流墨墨和颜洛儿身上昙花一现的血色能量是更高层次的妖力,可惜他错了;许多他一直刻意回避的问题冒了出来。

流墨墨是颜洛儿的一体分身?那为什么主体会一直沉睡在分身里?那种大能者所修的身外化身即使和自己同一血脉也不可能长久的一直融为一体,而且是用修为弱的分身在外游走;向来只有弱小分身被主体收纳!

难道自己以前一直就理解错了,颜洛儿大人其实才是分身?流墨墨是主体?!不然难以解释为什么妖力强横的妖王境界的九尾青璃妖居然在最初和自己遇见时只是区区筑基期的流墨墨体内择伏;刚才那丝血色能量让他恍然,流墨墨的修为不可能只是金丹期,也许是比颜洛儿那妖王期更加可怕的层次。

跟在流墨墨后面的黑仔越想越离谱,看向前面那娇小身影的目光不知不觉中已经带上惴惴不安的恭敬;要是自己分析的没错,那以前自己那样嬉皮笑脸的和流墨墨······黑仔打了个冷颤,赶快抛开脑补出来的可怕后果,看向流墨墨的目光愈发的忐忑起来。

“嗯?”流墨墨有些疑惑又有些生气的转头狠狠瞪了一眼黑仔,那死小子怎么刚才开始就一直走神,而且看着她的样子古怪的很,一脸的不安;莫非这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想着想着流墨墨又扭过头去不爽的直接pia的呼了他脑袋一巴掌;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快点老实交代!”

“啊?啊——”黑仔被流墨墨一巴掌拍的有点蒙,然后耳边炸雷一样响起她质问的话,惊的他直接忘记在半空飞着,直愣愣的往下坠落;流墨墨嘴角抽搐一下,然后翻个白眼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前进;过了一会儿黑仔才赶了上来,有些尴尬的搓搓手。

“那个,主人对不起,刚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流墨墨哼了一声,直接没搭理他,可是脸色已经严肃起来了;这片空间大的超乎想象,他们以这种速度飞了这么久,下面的碧绿没有丝毫变化,眺目远看,天空尽头依然是绿海;而那股诡异的监视感比之前的感觉到的又压紧几分,逼迫心头的阴影愈加浓重起来。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黑仔你用查看一下有没有异常气息,”流墨墨止住身影肃然说道,刚才血妖姬之力给她的信息让她没有仔细思考就直接逃逸起来,这会儿被压力更进一步紧逼,头脑反而突然冷静下来;流墨墨刚说完黑仔也立即停住身影,垂目开始探查。

“啊!!···这是什么···?!”黑仔探查着突然像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双眼忽的瞪大,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流墨墨楞了一下,然后急忙开口。

“黑仔?黑仔!你看到了什么??”黑仔解去探查之力,满脸不安的却是再说不出半个字,他急急忙忙从腰间小包里取出一块玉简想拓印刚才自己的所见,可是心神不宁的拓印两次还是印不上去;流墨墨看着黑仔的样子越发的不安起来,一把夺下那块玉简,直接把黑仔拉到自己怀里,额头贴到他额头上,神识钻入黑仔识海中探查。

流墨墨神识化成的小人拧紧眉感受到黑仔满是惊恐,可怕情绪的识海,飞快的跑进最中心刚才他探查的那一小段记忆那;

上面是纯蓝天空,下面是纯绿森林;然后本源妖力震颤,周围原本安静温和还散发着纯净木气的空间立即变化;那些纯绿的颗颗巨木中溢出的纯净木

气变成赤黑色的死寂气息,而源头就在密林下面黑泥深处,黑仔犹豫一下往下探去,迅速穿透层层黑泥,突然一片燃烧的灰色焰火出现,直接裹住黑仔探测出去的本源妖力,然后不见了;这时候黑仔有些恐惧起来,他犹豫的往前方和上空探去,只见原本只是随意从巨木中溢出的赤黑气息突然集结起来,化成一张张满是怨恨恐惧的黑灰色的脸有人的还有各种气息恐怖的巨大猛兽的,黑仔大惊,然后所有本源之力部飞往上空,原本很纯净的蓝天突然好像遇到了天敌一样突然乍起,立即变成层层叠叠看不见尽头的幽青色符文编织而成的密网,黑仔一下子没控制住撞到上面,然后只感觉到眼前一黑,浑身像是被剔骨抽髓一样的疼痛;随后流墨墨的声音响起,黑仔醒转过来。

流墨墨急忙撤回神识,脸色发白的不自觉的抱紧自己的身体,刚才那些因为神识直接观看完的感同身受,那些恐惧怨念,还有彻骨的疼痛。

“这里不是白仙晶宫殿吗?为什么会有那些应该在地狱的东西!不对!这儿绝不是什么洞天福地,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这是个牢笼!!”流墨墨感觉骨头里那种疼痛稍微减轻一些,然后毛骨悚然的大叫起来,看都不看一样黑仔一眼急速往之前过来的方向往回飞逃而去;黑仔一言不发的立即追了过去。

流墨墨刚才神识归体之后血妖姬之力就立即沸腾起来,那是让不完整血妖姬之力感到惊惧的力量,流墨墨有种感觉,要是这个该死的地方苏醒激活过来,即使把血妖姬之力部觉醒,即使把血姬冷主魂也完唤醒,自己也会无法离去,还极度悸弱的血妖姬神魂碎片会被那些东西玷污,再次分崩瓦解;

再次陷入永恒的沉睡?开玩笑!作为最后的血妖姬怎么能在复仇之路中跌倒在这个地方!

被刺激的有些失控的流墨墨体表一股股血妖姬之力翻涌,因为黑仔大刺刺的探查原本还一片祥和的绿色世界好像被从睡梦中激醒的怪兽,开始恢复原本的恐怖面貌;碧绿的森林迅速的变成乌黑,袅袅的仙气张开獠牙捆绑住他们的呼吸,凝怠住他们的逃离。

流墨墨因为血妖姬之力的沸腾那些变异成邪气的仙气束缚不了她,可是黑仔就没那么好运了;他瞬间被凝怠在空中,然后被邪恶气息毫不留情的侵入;他只来得及惊呼一声,然后只能绝望的看着被血色缭绕的流墨墨离自己越来越远;呢喃的最后喊了一声主人,失去了意识。

› tags: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