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音短视频app下载安装

2021年5月20日 - 未分类

颜常武封王,绝对是件大事!

按明制,非姓朱的不得封王,异姓封王的话,都是国境线上的蛮王,非我族类的那种,比如蒙古的俺答汗被朝廷封为顺义王。

颜常武属于汉人被封王,他的地盘大得不象样,他得到了福建省,整整一个省作为他的“汤沐邑”,即是封地。

不止是大,关键是他有权管辖省的人事、财政、军事、司法、外交等事务,朝廷一点都不管他!

而明朝藩王即使姓朱的,封地往往不大,顶多一座城市,且只能收收税,却不能管民政和军事—早期的藩王还能管,但朱老四朱棣上台后,逐渐把藩王的军权都收了回来,不经皇帝允许,藩王不得出城,换言之,明朝藩王姓朱,被当成猪来养。

所以说,颜常武这个王爷非同小可!

他接了旨,换上王爷的装束,其常服为:乌纱翼善冠、红色四团龙圆领、玉带、皂皮靴。

而皇帝装束则是乌纱翼善冠、四团龙圆领(两肩加日月双章,除黄色外可用其它颜色,当然不会用红色)、玉带、皂皮靴。

“王爷,看上去真是威风!”马士英谄笑道。

“嘿嘿,还是军装威风,我不喜欢这些装束,让我有穿上戏服的感觉!”颜常武直言不讳地道。

“咳,好多人想穿这种戏服也不得啊!”姚明恭苦笑道,急叫道:“哎哎哎,王爷,你别脱了这戏服啊,至少得让大伙儿庆贺过才行。”

颜常武觉得不舒服,竟然想解脱这套“戏服”!

和蒲公英一起在空气中飞扬的清纯美女

姚明恭是对的,自接旨之后起,官员们一簇簇来,庆贺颜常武封王。

跟随官员,抬着礼物来的队伍把国公府前都堵塞了。

应天府的差役们,满头大汗地忙着指挥交通,求爷爷告奶奶,来的官员都是煌煌三品官员,哪得罪得起!

除了文官、武职之外,还有各路藩王、勋贵,他们再不齿颜常武,但礼节不敢拉下。

还是南京卫戍司令张守云到来,见国公府堵个水泄不通,立即调宪兵上来,军方势力不同于差役,不怕得罪人,不听劝的直接挪到一边,这才把交通给疏通了。

国公府门上牌匾已经取下,等着换王爷府的牌匾,有资格的由颜常武陪着在上房说话,达不到资格的官员则由王府长史负责接待。

颜常武宣布所送来的贺礼一概“璧谢”,即不收,只留下名贴。

要知道,他任王爷是何等大事,谁家的贺礼都不敢马虎,送来的是都是上等礼物,他却没有借机敛财。

自然,他得到了所有官员们的美誉。

过多三天后,大伙儿宁愿他收下来礼物,哭爹喊娘的都想请他收下来。

新任阁臣的阮阁老宣布,凡一年内收到礼物超过十两银子的话,按受贿罪论处!

打一巴掌给个枣儿,朝廷宣布官吏们的工资平均翻倍,尤其是吏员的,最高的达到了125的升幅。

瞧,前明的朱重八,待员工特别苛刻,县令这个一县之长的工资为45两银子的年收入,而马夫有40两,卖油小贩有20两银子的年收入。

永明朝的朱由产一上台,就给官吏加10的收入,号称为百分之十皇帝。

颜大少更厉害,给官吏们加了大笔的养廉银,年收入达到几百上千,官员们自然是欢天喜地了。

但养廉银是给官员,而不是给吏员!

颜常武即王位,第一次出王令,就是给大家工资(不是养廉银)翻倍,先前的吏员工资越少的,工资提得越多!

时人评论:“东南王有王荆公本色也!”

王荆公即王安石,他做变法改革,头一条也是给官吏们提工资,所以很得官吏们的拥护。

乃至于他下台后,拥护他的官吏们继续与反对他的官吏们斗来斗去,如北宋著名的大奸臣蔡京,就是王安石的门徒哦,他甚至成功地将反对新法者都打入另册,乃著名的“元佑党人碑”。

相比之下,张居正也学人搞改革,由于他不敢触动祖宗家法,不给官吏们提工资,他下台后的第四天,就挨东林党把他的政策彻底推翻,生前荣誉剥光猪,子孙冻饿而死,简直无还手之力。

虽然颜大少给大家这样那样的要求,但对于善财童子是人人喜欢的,传言他是妈祖娘娘座下的金童转世,东南府则将他称呼为“金铜童子”,初时南明臣民不解其意,现在明白过来了!

官吏们想来想去,还是这样的王爷好!

肯定有不河蟹的声音,如太子少师方逢年,上书直谏,指出颜常武封王不合制度之处:异姓封王、实封、封地过大。

“……此国中之国,长此以往,闽省之人只知东南王不知朝廷,必国将不国!”方逢年奏道。

他认为与制不合,明朝藩王不得干涉地方政治军事事务,不得擅自离开封地,结交地方官员,形成“有明诸籓,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的局面,如今东南王则彻底推翻了之前制度。

方逢年,明末浙江遂安人,字书田,号狮峦。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年)在朝廷举行的进士考试中,考取进士第四名,随即被选为庶吉士的官职。

天启四年(1624年),在主持湖广地区地方乡试向考生提问时事时,发策有“巨珰大蠹“语,得罪朝中魏忠贤的爪牙,因而被诬陷削职回到家中。

崇祯年间,奸党被除后,方逢年又重新被起用,在朝中担任日讲官,后又升至国子监祭酒(官名)、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后罢归。

南明立,方逢年已垂垂老矣,被起用,担任皇子老师,加太子少师衔。

他是东林党,颜常武打倒东林党时,因其老,又久不执政,遂给了皇家一个面子,没将他罢斥(其实颜大少放他在皇子身边,颇有不良念头),如今他终究忍不住,跳将出来。

他的奏折经过内阁、东南王府,皆诡异地不加任何意见,直达皇宫大内。

皇帝朱由产将他的奏折留中不发。

然后方逢年继续作死,再上奏折,说颜大少给大家发钱,与太祖之意相背,违了祖宗家法!

内阁、东南王府又不加任何意见,奏折直达皇宫大内。

朱由产无奈之下,请了方逢年过宫,与他说道:“堂堂的一个太子少师,居然不解朕意,不明事理,如何做得了皇子老师,令朕失望!”

这话非常重,方逢年脸涨得通红!

“北京落入清人手里,若给清人成席卷之势,长江以南亦将不保,我等皆无存身之地!东南王光复北京,让汉家衣冠存亡续接,乃是天大的功劳,不封王不足以酬其功!”朱由产摇头道:“虽然把闽省封出去了,但你可曾知晓,东南王是闽南人,闽南人是如何持家的?”

顿时方逢年呆愕了,听朱由产淡淡道:“他不在时,不照样是朱家人在管着闽省,谁敢动闽省!”

闽南风俗,男人出海打拼,媳妇在家管家,而颜常武在大陆的正室,乃大明公主朱真真!

朱由产疲倦地道:“你告老回乡吧,放你在在皇子们身边,会害了他们的!”

对于颜常武的不良念头,朱由产知道得清清楚楚,因此将方逢年罢归。

他为颜常武所立,人皆称其昏庸无能,但事实上,朱由产明哲保身,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明朝,终其一世,颜常武对他尊重有加,不敢怠慢。

› tags: 1 /